第07版:红水河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搜报网
3上一篇  
2020年9月16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乡村公路
□ 潘国武
 

    “轰隆”一声响过后,一辆小轿车从坳口弯道上飞下来。村民赶到路基下的玉米地里,发现小轿车已经报废,司机被甩出车外,回天乏术。坳口弯道,因此成了“魔鬼弯道”。村民提起这事时,都说“邪啊”。

    老文就顺水推舟提出:“在公路边浇筑水泥墩,确保路过这里的人都能平安回家。”村民听了,个个举手赞成。可一提到筹款,他们双手朝背,转身离去。老文望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如骨梗喉。

    从镇上到村里,这条新修建好的乡村公路有近5公里的路程。以每隔一米修一座水泥墩来算,要钢筋、水泥、砂石,还要支付人工费,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况且,每天有那么多人、那么多车从这里走过……就在村民即将把这事给忘记的时候,隔壁屯的小后生,骑摩托车搭载同伴飞快地从坳口弯道上飙下来,两人因此命丧黄泉。

    老文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于是,老文从镇上转到县城了解材料的价格。刚开始,店家有说有笑。慢慢地,对方说,给我考虑一下,或者叫过一段时间再来。老文去的次数多了,对方的脸色慢慢变黑,最后都懒得搭理他。浇筑水泥墩的事,迟迟没有进展。有村民调侃老文:“只要你儿子小文一个电话,这事保准有人管到底。”

    老文朝那名村民瞪着双眼,大半天没有说话。

    那天,村民老凯从街上驾车回来的时候,日已偏西。在坳口弯道上,鬼使神差,老凯的面包车翻下路基。大家从车厢里把老凯救出时,他的右腿已经骨折。医生检查过后摇摇头:“老凯这一辈子,无缘驾车了。”

    就在众村民商量筹资浇筑水泥墩时,老文却默不作声。老文想什么,没有人知道。后来,有人打听得知,小文已经从镇政府调到县里,而且当上局里的一把手了。看来,老文夫妇可能要搬离村子了。于是,有村民顺势打起退堂鼓:“反正,开车慢一点就行。”

    老凯从医院出来之后,自己动手,将几块烂木板钉成一块牌子,插在坳口弯道旁。村民经常对着招牌指手画脚说:“上面那个大大的‘慢’字,跟现在的老凯一样,走起路来歪歪斜斜的…… ”

    哎,那是血的教训!

    农忙过后,老文换上白衬衫黑裤子,整个人容光焕发。老文的笑脸,倒影在锃亮的皮鞋上。村民说,老文这副装扮,像正儿八经的城里人。没几天,老文踏着一腔怒火,“咚咚咚”地返回村里。老伴见面就问:“老头子,你到县城没有酒喝吗?”

    “别说了。”

    “好不容易跟儿子见上一面,又怎么啦? ”

    “…… ”

    几天后,老文把家里的年猪和两头肉猪给卖了,随即买回几头母猪。一日三餐,老文尽心尽力伺候……转眼间,母猪就生下小猪仔。小猪仔活蹦乱跳的,整个猪圈热闹非凡。一旁的老文,乐得合不拢嘴。

    那年开春过后,村里来了驻村第一书记。第一书记到坳口弯道进行实地查看后说:“这个‘邪道’并不‘邪’,只是弯道转弯过急,加上路基向边坡倾斜。车手驾车经过时,车身容易失衡,一紧张就会踩错油门。”

    老文迎合上去,从喉咙深处说出深埋心底的话。

    第一书记跷起大拇指夸奖道:“老文有安全意识,大家要多向他学习。”

    很快,有人拉来施工材料,把路面修整铺平。老文早出晚归,无偿献出劳动力,干劲十足。听说,老文还捐献了一笔修路钱,具体是多少,老文始终不说。

    “邪道”修好了,第一书记又组织人员在公路边浇筑水泥墩。

    竣工的那一天,只有一个人回不了家。

    医生闻讯赶到现场查看过后,声音沙哑:“老文,他走了。”

    老文坐在公路边的模样,就像一座水泥墩。

    小文一脸憔悴,连夜赶回村里。小文跪在老文跟前,声泪俱下。小文说:“工作忙呀,我没能按时吃饭,落下肠胃疾病。那天,我的肠胃疾病发作,局里就安排秘书护送你回家。爸,我都没来得及解释,您就…… ”

    从那以后,那条乡村公路再也没有出过事。

    村民有空时,总爱聚在一起聊天。提到老文时,有人说:“老文这个人憨厚老实,一副好心肠,他一直惦记着大家的安危。”一旁的村民插嘴道:“还有他的那个局长儿子呢。”后来,村民给那条乡村公路起名,叫“平安乡村公路”。

    几年后,小文被提拔并调到省城工作。有空时,小文也会驾车回村里,跟村民叙叙旧、拉拉家常……

 
3上一篇  
 
报纸广告 | 数字报广告 | 联系方式
河池日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