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红水河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搜报网
3上一篇  
2020年8月1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七 月
□ 韦宣合
 

    今年的七月来得匆忙了些,太阳带着它的脾气肆虐着,嘶哑的蝉鸣、钻出栅栏的野花、倾盆的暴雨……给人一种焦灼窒息之感。

    前些晚上,徐徐清风斜月华,铺满了大地,弥补了白日歉疚。我路过曾经就读的高中,学弟学妹们在校园里庆祝高考的结束,尽管年初因新冠肺炎疫情有些天不遂人意,但终究是一个句点的落下。他们是那样的意气风发,笑容是那么轻松自然,释怀了一个夏天的心酸,他们沐浴着这暂停了的时光,慢慢地飞走了。那一夜的星空,都是属于他们的。

    这让我想起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清晨的尘土被雨水微微润湿,朝雨初歇,晴朗的天宇,干净的道路,诗人在轻快而希望的图景下送别远行的朋友,千言万语都在这杯酒里,阳关之外,人生难得遇故人。

    想起毕业前的那个蓝天,我们一起迎着风,踩着单车,喝着汽水,流着汗水,把回忆收进课本里,那个在路口等待我的人,都忘记了给他的拥抱,曾经企盼时间快速转动,会在未来的某天,无比怀念这一刻。这个无法返回的时代,我们按下开始,没有中止按钮,我们奔跑着,从这个终点到那个起点,这场比赛到那场比赛。伴随夏蝉声嘶力竭的呼唤,这道路口,我们不再犹豫彷徨,告别对方,一个人轻装前行。

    前方是荆棘,是波浪,抑或是悬崖,每一个梦想都是春种秋收。面对人生的下一个路程,我们始终拥有勇气,又不失耐心和柔韧,为下一个夏天拼尽全力。黑夜漫漫,如若无法入睡,就保持清醒,“火车跑着跑着天就亮了”。

    我们小心翼翼地按捺内心,生命里有太多无解与尖锐的对抗,常使得我们不可避免地思考起人生之中困厄、痛苦和死亡,即使所有痛楚都钻进黑夜,仍不能把我们击垮。我们慢慢爬着梯子寻找书籍,坚实而有力;我们抓住无数个即将坍塌的瞬间,让时间永远停留;我们付诸一切的热爱,仿佛游弋过人间的盛夏,终会迎来秋天的金黄;我们背负着不息的光芒与永存的希望,迎着灿烂的阳光,走向新世界。

    未来,已到来。我想,当日子海水般逝去,昨日的种子都会长成向日葵,而我们也终将完成一次又一次命运的突围,泅渡人世激流,到达幸福的彼岸。

 
3上一篇  
 
报纸广告 | 数字报广告 | 联系方式
河池日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