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红水河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搜报网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年8月1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稻田的东头
(外一首)
□ 韦汉权
 

    我知道她为什么总坐在老木饭桌的东角

    她总在吃饭前对着西角看了看

    那目光很细腻

    包括她拿捏碗筷的手法

    我知道她为什么不让我们把这张旧桌换掉

    也知道她为什么

    从不在这桌边哭或者笑

    我知道她为什么

    每次都默默地把孙儿掉落的饭粒捡起

    因为他就被埋葬在门前稻田的东头

    梦里村庄

    那条稍长的田埂正在被削短

    村庄的人们开始走向有履带的路途

    我混在他们中间

    我怕一旦松口

    便又喊出一段山脉的名字

    他们低着头

    不停地行走

    像缺乏润滑的机械

    拖沓的影子最后会绑在

    立了两三柱桥墩的岸边

    静读浑圆的落日

    后来他们失眠之后会慢慢睡去

    当然有些人的梦很轻

    像那片已经夷平的田塍上的浮云

    动荡着

    最终将村庄原来的模样淹没

 
3上一篇  下一篇4  
 
报纸广告 | 数字报广告 | 联系方式
河池日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