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版:时政要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搜报网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年6月30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彼药与己药

 

    (紧接第一版)多方求医无效,只能与轮椅为伴。家中尚有3个孩子,最大的仅7岁,一家5口生活重担全压在体弱的妻子身上。残酷的现实曾让袁廷飞一度拒绝治疗。

    2016年2月,黄景教刚到地平村,就夜访袁廷飞。两人像兄弟般经常亲切交谈,灰心丧气的袁廷飞重燃了生活的自信,“一定要站起来”成为他们共同的目标。

    “黄书记到地平驻村没多久,就背着我到县医院检查。”袁廷飞回忆,“不仅如此,他还多次带我到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检查,我不用出任何费用。”

    检查结果令人担忧,袁廷飞存在双膝关节内外侧半月板不同程度损伤等5种症状,医院给的处方是只能通过西药缓解疼痛。袁廷飞药费开支每月近千元,一旦停止用药,双脚就痛得愈加厉害,长期服药让他的记忆力越来越差。

    西药难以治愈袁廷飞的关节炎,黄景教就尝试着用中药,四处打听“偏方”。没过多久,黄景教背着装满草药的竹筐,大汗淋漓地走进袁廷飞家中,“试试这个吧!中午泡脚一小时,晚上药包敷关节。”

    从那时起,袁廷飞每天坚持敷药,黄景教每月坚持送药,从未间断。问起价钱,黄景教只字不提,只交代袁廷飞好好用药。

    “有一次雨天,黄书记到我家时,额头有伤口在流血,后来才知道是为我采药摔破的。”

    “我的药从来不会间断,黄书记都按时送来。”

    “对我的病那么上心,为什么自己的病都不在意呢?”

    2019年12月26日中午,黄景教出事前几个小时,他还专门到袁廷飞家中,拉开车子后备箱,扛出3个透明防水的大袋子,然后直往家中右侧的小房间。

    “这次带来的草药还没干透,加上这几天是阴雨天气,你要记得偶尔翻一翻。”黄景教的动作熟练、自然,他把已磨成粉状的3袋草药,分类倒到簸箕和竹篮里,边捋开边对袁廷飞说:“这药对你的病情有帮助,你一定要坚持使用,用完了,你就打电话告诉我,这次的药量应该够半个月了。”

    “26号他只在我家待了一下,因为还要忙着去帮助人家修缮房子。”袁廷飞侧过脸悄悄地抹了抹眼泪,“原本还想起身送行,但黄书记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好好休息,没想到这一别就永别了。”

    “前几个月,黄书记为我送草药后,在我家服用了几片药。我问他怎么了,他答只是小感冒,不碍事。后来我才知道是他胆囊结石的药,这种病呼吸都疼。”袁廷飞声音低沉。

    袁廷飞的母亲泣不成声。“黄书记就是我们的亲人,他不仅上山采药、亲自熬药,还买来大浴缸让廷飞专门泡药浴。我儿子疼痛僵硬的双腿现已逐渐能站立,而最亲的黄书记却走了。”

    黄景教辞世后,在整理他办公桌时,除了桌面上摆放整齐的12本驻村日记和第一书记专用资料盒外,他的抽屉里还放着未服完的血栓通胶囊和利胆排石片。

    “对于贫困户的病,黄景教亲力亲为,疼在心上;对于自己的病,他却不许声张,能扛则扛。”地平村党支部书记卢森康说,2019年8月,黄书记说头晕,肚子痛,吃不下饭。后来被检查出患有胆囊结石和脑血栓,医生建议他去省级医院复查,他说自己先吃点药,能扛得住,扶贫工作不能掉链子。

    直到出事那天,黄景教都没有去过医院……

 
3上一篇  下一篇4  
 
报纸广告 | 数字报广告 | 联系方式
河池日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