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要闻一版  
4下一版  
     
   
     
搜报网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年6月30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山妹子“变形”记

本报记者 杨 合 童永胜 通讯员 张明爽
 

    6月17日下午,罗城仫佬族自治县小长安镇民族村大风岭,2000多亩茶辣花开,微风拂过,绿浪起伏,清香扑鼻。

    “别小看这些茶辣,靠种植它们,不少农民脱了贫,有的收入甚至超过100万元。”民族村村委主任覃凤琼告诉“千名记者一线行”河池日报采访组。

    茶辣是当地人对吴茱萸的俗称,是传统中药材之一,而带领当地群众种植茶辣脱贫致富的正是覃凤琼。

    开崭新的城市SUV,穿着干练,说话头头是道,如果没人介绍,很多人会以为80后的覃凤琼是一个久经职场的城市白领,但她确实是地地道道的山妹子。

    覃凤琼生于罗城县天河镇的一个山旮旯里,那里难觅寸土,大山阻隔了外面的世界。“洞上牛吃洞上草,洞上哥讨洞上嫂。”覃凤琼曾经以为,自己也会像祖祖辈辈一样,守候着大山,结婚生子,过着贫瘠而又安静的生活。

    1996年,16岁的覃凤琼随家人搬迁到小长安,同四把、天河、乔善等乡镇大石山区的70多户群众,分为3个移民组安置在民族村。

    当时,安置点还是一片荒坡。勤劳是山里人的本色,覃凤琼同乡亲一道,在坡岭上围起工棚,开垦荒地,种植沙田柚,几年下来,这里郁郁葱葱,成为果场。

    覃凤琼的5亩沙田柚2001年开始挂果,当年卖果收入2800元,这是她的第一笔大收入。

    覃凤琼嫁给了同为“洞上”的丈夫。2004年,覃凤琼夫妇租地种了35亩甘蔗。自己种、自己砍、自己拉,早上六点出门,晚上八九点回家,两人拉着牛车,星行夜归,在地里拼死拼活,一年下来,全家也能挣个几万块,日子慢慢好转。

    2011年,有外地老板在当地种茶辣,长势很好,但价格低迷,气得他连根拔起,改种其他经济作物。

    “他不要,我要!”覃凤琼从中看到机会。民族村果场土质以沙石为主,种甘蔗、沙田柚的成本和技术含量高,但种茶辣却天然合适。覃凤琼和果场一组的梁仁富等人一起,把外地老板丢弃的茶辣搬回果场种植,并扩大种植规模。

    天道酬勤。随后几年,茶辣价格逐渐向好,当年被丢弃的茶辣成了“摇钱树”。2018年,梁仁富仅卖茶辣干籽就收入30多万元,卖种苗收入40多万元,两年下来,收入超过100万元。这几年,覃凤琼夫妇也因茶辣鼓了腰包,添了两部新车,在县城买了房子。

    群众见种植茶辣有奔头,纷纷跟进。2015年,覃凤琼牵头成立了飞凤种养农民专业合作社,社员108户,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47户,种植面积达2000多亩。2019年,收获茶辣25.5万公斤,产值达1000多万元。

    茶辣的丰产期可达20多年,漫山遍野的茶辣给了民族村移民群众更多的底气,家家户户建起了小洋房,80%以上的农户买了汽车,日子越过越红火。

    现在,除了种植250多亩药材,覃凤琼夫妇还建设一个牛场。从当初懵懂茫然的山妹子,到远近闻名的经济能人,覃凤琼的人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变的是她每天依然努力奋斗,带领群众向着更美好的明天前进。

 
3上一篇  下一篇4  
 
报纸广告 | 数字报广告 | 联系方式
河池日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