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红水河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搜报网
3上一篇  
2019年10月9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母亲的秘密

□林长龙
 

    自从父亲走了以后,母亲变得神秘兮兮的,好像有什么秘密似的。我每次回去探望她,见她都在专注地学习刺绣技术。原本针线活不怎么好的母亲,突然学起刺绣的手艺,并且那专注的程度呀,是一般人无法比拟的:穿针引线,每个环节都要达到专业水平她才放手。每根线都要拉直磨平,每个线头都要收好藏好她才继续织下去。若不是亲眼目睹,我真不敢相信母亲是个初学者。

    父亲生前经常和母亲争吵,即使在他晚年得了重病,生活无法自理,完全依靠母亲照顾的时候,他们的争吵仍然没有间断过。有一次,家里停电,母亲心情烦躁。父亲的唠叨惹怒了母亲,母亲生气地说:“今天不做饭了,让你饿!”说毕,甩门而去。父亲也不甘示弱地说:“我挨饿不要紧,我怕你自己心疼!”父亲总是这样抓住母亲善良的“弱点”,每次争吵他都能占上风,这让母亲哭笑不得。半小时后,母亲又拿着外卖回来,小心翼翼地给父亲喂食……这仅是父亲和母亲生活中的一个小片段,他们还有很多这样的故事。

    如今父亲走了,家里少了许多争吵,也少了昔日的热闹,而母亲却变得少言寡语了,她每天都要到郊外远亲的那块空地种菜、养鸡、种红薯等,她把农村老家的手艺全搬到城里面来使用。我曾劝告母亲,叫她不要那么劳累了。母亲却说,在家里沉闷多,出去活动一下,到地里找点事做,心里踏实。

    公安工作繁忙,任务艰巨。母亲也很理解我的工作,也很体谅我,她很少给我打电话,怕影响我的工作。我每次回去探望母亲,她总是说:“工作忙多就不用过来了,我很好!”其实,母亲的内心是矛盾的,她何尝不希望自己的儿子经常去陪陪她?有时我工作忙,抽不出时间去看她,母亲也会主动给我电话,她叫我去拿些她自己种的青菜、红薯或者豆角之类的东西。每次接到母亲的电话,我都知道她的用意。

    今年是环江整县脱贫摘帽之年,是全国扫黑除恶攻坚之年,也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庆之年,各项中心工作重复叠加,任务十分繁重艰巨。平时加班,周末加班,节假日加班……这些几乎是我生活和工作的全部。偶尔不加班,心里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只有厘清思绪,认真想想手里的活都做完了,那根紧绷的神经才得以松弛。

    七月里的一个中午,母亲突然来电说,她摘了几根黄瓜,还有几把豆角,叫我抽空过去拿。母亲的电话使我想起,我已有很久没回去探望她了。平时我去看她,母亲总要让我捎上几把她亲手种的青菜、几个红薯或者豆角,然后再叮嘱我:“开车慢点,路上小心!”母爱难辞,即使我不喜欢吃的东西,也要捎上一些,好让母亲安心。

    中秋节过后,我向领导请了周末的休息假回去探望母亲。刚进家门,就看到母亲全神贯注地刺绣。她完全没有觉察到我的存在,好像外面的世界与她无关似的。靠窗的桌上,一张彩布盖着一幅崭新的刺绣品,那是母亲几个月来的辛勤杰作。我好奇地掀开彩布,一块如诗如画的刺绣艺术品映入我的眼帘。画布中央,是红白相间的线条织成的“陪伴”两个醒目大字。我急切地拿起绣制品,但“伴”字却意外掉在地上,响声惊动了母亲。母亲寻声望去,看见我惊慌失措的样子,笑了笑,什么也没说。我好奇地问:“为什么只把‘陪’字镶在画中,而‘伴’字置于画面呢?”母亲严肃地说:“这就是艺术的生命所在啊!因为陪伴不是永远的,总有一天会分开。你想想,你爹现在走了,我就失去了‘伴’,我们相濡以沫几十年的陪伴不是分开了吗?”听完母亲的话,我明白了许多许多。我凝视着憔悴的母亲,看着她满头的白发,陷入了沉思……

    母亲啊,您陪我长大,让我陪您变老吧!

 
3上一篇  
 
报纸广告 | 数字报广告 | 联系方式
河池日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