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红水河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搜报网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10月9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一生不老赏雪心

□陆云帅
 

    好想赶一趟雪的约会呀!

    山舞银蛇的妖娆,万里银装的素雅,我打小就憧憬着、眷恋着。一世情结,慢慢悠悠,在华发丛生、夕阳唱晚时,终是遂愿。

    前几日,作别南方的暖阳,一路向北。入燕赵境,车外飘下零碎雪絮。到了京城,雪意更浓,满天飞絮,纷纷扬扬,古都一身雪衣,琼碧辉映,玉透冰清。

    雪,空灵、纯洁、素雅。它像首走心的朦胧诗,让我在一世向往的京城做了一夜欢欣清喜的纷扬高洁梦。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迫不及待推开窗户,那雪地,透着晶莹的微光,素得纯净,素得高雅,素得大气磅礴。大好河山,美丽风光,正是少年时就憧憬着的俏模样。

    苍茫世间,吵闹、繁杂、纷扰的尘世,被冰清玉洁的童话世界所湮没。身泛清辉的冻雪,流苏般地挂在路树的枝上、叶上,玉般莹白,圣洁而剔透;房前风华尚存的花骨朵儿,在冰塑的世界里,显得更是鲜艳。白雪拥着残红,怜香惜玉的模样,像个谦谦君子,更像是青春年少邻座多愁善感的女生;雪里探头的花枝,在时光轮回的一场苦恋中,报以灼人的热烈。冰冷的世界里,一缕情思、一分暖意,顿由心生。

    家在南方的我,非常恋雪。童年记忆里,山里下过一两场雪,雪来的日子,像是过节,那份欣喜,那份兴奋,记忆里念起如昨。纷扬雪中,穿着母亲刚做的新布鞋,把积雪踩得吱嘎吱嘎作响,那声音,像小鸟鸣唱,似玉碎回音,一切总是那么的美妙动人。还有堆雪人,打雪仗,用冻得通红的小手攥了雪球吃;雪地里,滚打摸爬,奔跑着欢笑着。有雪的日子里,没有欲求,没有烦恼,心中是满满的幸福和回味无穷的清喜和不知愁滋味的快乐。

    弹指刹那。彼时的少年,如今已鬓如霜雪,纯真的年华早已不在,疯样洒脱的日子却记忆犹新。多么眷恋啊——那心纯如雪的时光,那童真不再的岁月。

    雪簌簌地下着,那声音很软绵、很轻柔。飞舞着的精灵,是那样洒脱,那样飘逸。洁白轻盈的雪花,在冰水轮回里,也许只有短短的一季,或是更加短暂的瞬间,但它活得自由自在,活得洁净高雅,活得心意飞扬,活成世人眼中的风景,活成自己喜欢的模样。正因如此,无人不崇仰雪、爱慕雪。可俗世红尘,人要纯白如雪是那么的艰难,那么的难以自清啊!特立独行,会是极端;长啸作歌,笑傲江湖,当是另类。随俗、求存、无奈、纠结、堕落,如影随形。就这样,很多人望雪兴叹,不知不觉中,就做了岁月的奴,做了命运的奴!

    红肥绿瘦,世间迷乱。所幸自己恋雪初心不变,一路走过,不为尘染,不被利脏。快要退休的今天,拥抱了梦中雪景,读雪之心,赏雪之洁,苍茫世间,心中花树像雪一样纷扬盛开。人生最后一程路,愿自己一如既往地赏雪之雅、仰雪之洁,唱晚的岁月,仍能像雪一样的洁净雅致,雪一样的清气芬芳……

 
3上一篇  下一篇4  
 
报纸广告 | 数字报广告 | 联系方式
河池日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