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红水河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搜报网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6月12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两封快递

□潘国武
 

    廖振辉从墙上撕下一页日历后,掐着手指算了算,还有21天。21天后,他将离开这个家,至于去大儿子家还是去二儿子家,他现在举棋不定。廖振辉打开衣柜,把此前一直不舍得穿上的衣服拿出来挂晒,为出行做准备。

    从上个月开始,两个儿子一直在电话里轮流动员。他们好像早就商量好似的,叫廖振辉到城里来开开眼界散散心,只要廖振辉愿意,爱到哪一家居住都行。

    大儿子廖德海在省城一家单位任职,儿媳妇小韦是工程师。两人都是朝八晚六的上班族,工作轻松收入稳定。偶尔,小韦也打电话来问好,廖振辉就叫她“有空回家看看”。小韦总是说,“忙着咧,过年过节都没能停歇下来。”

    二儿子廖德福在南方一家公司任主管,儿媳妇小郑是公司老板的千金。前年春节,廖德福曾带小郑来看望廖振辉。“住不惯。”小郑说。从那以后,小郑再也没有回来。去年年底的时候,小郑给廖家生了个大胖孙子。本来廖振辉想去探望一下,顺便登门看望亲家,没料到,廖振辉要启程的时候,突然大病了一场,此事因此搁浅……

    “只要到家里一坐,胖小子张嘴就喊‘爷爷’……”廖振辉觉得,邻居们的另一个建议也很在理:先去大儿子家。尽管没人陪说话,儿子儿媳妇看着也会着急:老头子这是来催抱孙子啦。要是有分身术,廖振辉决定同时去两个儿子家……

    廖振辉坐在沙发上美滋滋地想着,乐得口水从嘴角边滑落下来都毫无知觉,直到门外传来敲门声。门外,快递小哥正朝屋里张望着。5年前,老伴过世以后,廖振辉就一个人居住,平时除了更换煤气维修家电以外,没有陌生人来过。廖振辉就问快递小哥:“年轻人,你走错门了吧?”

    “8栋2单元508号房,没错,”快递小哥不知道眼前站着的这个人是廖振辉,他低头看看快递上留下的收件人姓名说,“廖振辉在家吗?他有快递。”

    廖振辉认为,可能是省城的远房亲戚寄书来了。此前,远房亲戚在电话里说过,他的文学作品出版了,改天寄一本让廖振辉帮斧正。可是,昨天在微信里聊天时,对方对此却只字不提。

    “哟,我就是。”廖振辉有些惊奇,“快递是从哪里寄来的?”

    “一封是省城,另一封是南方。”

    见快递小哥这么一说,廖振辉看都不看就直接提笔签收了。两个儿子,为什么同时寄来快递?回到屋里,廖振辉找来老花镜,先把老大的快递打开。快递里,装的是一张从县火车站到南方的车票。

    “二儿子在南方,大儿子怎么会给我买去二儿子家的火车票?”廖振辉拆开盖有南方邮戳的快递后,整个人瘫软在沙发上,大半天缓不过神来,“他们都是叫我去他们家住,怎么却给我买去对方城市的火车票,这分明是在耍我……”

    良久,廖振辉打开房门,把两封快递丢到门外的垃圾桶。

    对门的姚阿姨是在午睡梦中被“砰”的关门声吵醒。与邻而居近10年,廖振辉进出都是脚轻如燕健步如飞,从没弄出大动静,今天是谁惹怒了他?姚阿姨打开房门来看看,她没能看到廖振辉,却见门外垃圾桶旁边,一封已经撕开封口的快递露出一张银行卡。姚阿姨捡起来查看发现,银行卡的背后,粘贴有一张小字条,上面写有:“爸,密码就是妈妈的生日”等字样;在另一封从省城寄给廖振辉的快递里,同样留有一张银行卡……

    “嘿,老廖,老廖,有钱领啦……”姚阿姨兴冲冲地敲开廖振辉的家门。

    廖振辉脸色铁青憋着气。很显然,廖振辉还在生闷气。他究竟生谁的气,姚阿姨不懂。反正,有钱领是铁的事实。姚阿姨笑嘻嘻着把快递和银行卡朝跟前晃了晃说,“中大奖啦,老廖你要是不拿走的话,这些就归我的咯……”

    廖振辉接过快递认真查看几遍,没错,那正是两个儿子给寄来的银行卡。刚才,他拆开快递时,没认真往里查看。廖振辉额上的鱼尾纹,慢慢舒展开来,他那慈祥的脸上,顿时流露出温和的笑意。廖振辉有些欣喜有些好奇,他站在姚阿姨跟前,一下子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老廖,你好幸福呀,”姚阿姨说,“我儿子在省城工作,老是爱赊钱玩‘六合彩’。听说,他们那套结婚房都卖了,儿媳妇在闹离婚呢。如今,儿子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哎,都怪他爸命短,走得早,留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

    与姚阿姨相比,廖振辉还是觉得自己“幸运一点”:两个儿子懂得孝敬老人,隔三差五就打个电话,就担心老爸偏心跟对方走近了。两人聊着聊着,竟然相互安慰起来:“邻里间有什么事,敲个门喊一声,大家相互照应。”

    送走姚阿姨,廖振辉找来老花镜打开快递再次仔细查看:南方的快递是15日寄出来的,省城的快递是18日寄出来的。两个儿子寄快递之前,有没有相互联系过,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廖振辉背靠沙发眯上双眼,百思不得其解。

    此后不久的一天,姚阿姨刚要出门去市场买菜,却在楼道里碰到廖振辉。“喂?”姚阿姨惊讶地问道,“老廖,你这几天都不开门,是去看儿子了吧,怎么回来这么快?”

    “哎,这事就甭提了。”廖振辉低着头压低声音,“一直打电话,他们不是说忙着加班,就是在外地出差。结果,我没能说上几句,他们就挂掉电话了。人老了,我觉得还是蜗居在这个家好,至少不会让自己过得那么压抑。”

    末了,廖振辉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你,你去旅游回来啦?”

    “她们又改时间了,下个周末才去。哎,这一回还是没有我的份。”姚阿姨一脸沮丧的样子,“我那几个姐妹呀,出游也要拖家带口,一听说我要报名,个个都黑着脸不说话。只要是外出旅游,我在她们眼里就变成一个多余的人……”

    “那你还不快点报名,别把我们给落下。”廖振辉说这话时,满脸绯红。

    “你?”姚阿姨瞪大双眼,她用审视的眼神看着廖振辉,好像刚认识一样。

    廖振辉过生日的那天晚上,小郑通过微信视频打来电话。小郑得知廖振辉仍然居住在家里后说:“那时候,德福突然被安排出差半个月。无奈之下,我们才快递给您送来火车票。您那天打来电话,我们都在火车上,信号不好……”

    说着,廖振辉翻出那两封快递才发现,两张火车票给出的出行时间,都不一样。“老了,都怪我这个古怪脾气,”廖振辉叹道,“妈哟,要不是那几天关机的话,也许我现在就……”视频里,小郑问道:“爸,旁边那位阿姨是谁呀?”

    “哟,对门的姚阿姨。”廖振辉看了一眼姚阿姨,“我们,我们明天去旅游。”

    “我们?哟,好好好。你们要相互照顾哟。”微信视频那一头,小郑抿嘴笑笑过后说,“爸,今天德福往银行卡里打钱了。您有空就去领来用吧。年纪大了,我们又不能在身边照顾,你们想吃什么就买什么,不要亏待自己……”

    “好咧。”廖振辉激动得热泪盈眶。

    廖振辉刚挂掉小郑的微信视频,微信电话又响起……

 
3上一篇  下一篇4  
 
报纸广告 | 数字报广告 | 联系方式
河池日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