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红水河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搜报网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5月15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面桃花长相依
□韦 峰
 

    风雨送春归。三月来了,桃花开了,明媚而娇艳。在垄上,在院前,朵朵粉红,在风中轻歌曼舞,像是春天的丝丝媚眼,流转千般妖娆,真是媚到骨子里了。

    桃花是春天的尤物,是人们踏春赏景钦定首选。在纷纷扬扬的玩赏中,让我们透过桃花表面的纷扰妩媚,去吸吮它内蕴的文化醇香和爱情气息。

    “桃花”一词,最先出自《国风·周南·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室人。”

    这是《诗经》中的一首诗,描写的是女子出嫁时的情景,并对新娘的美貌和美德给予赞美。大意就是在桃花盛开的时候,有一个像桃花一样美丽的女子,她容貌美丽,能够生儿育女、能够使新郎的家族子孙像桃树一样果实累累、枝叶茂盛,是一个对新郎家非常合适的人选。

    一句话:淑女即桃。

    这是桃花给我们上古先人最初的视觉定义。春天里万物勃发,很多美好希望萌生,作为气蕴与物象俱佳的春天尤物,其吸附一切美好想望都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庆幸的是,我们能在传承里得到了无限大的文化恩赐和精神享受,这与桃花和春天本身,一样的美好和温暖。

    “桃花运”三字,算是“桃花系”里出镜率最高的了。“桃花运”一词的来历,带有中华文化特有的纹理。“桃花运”这个词原是算命术语。“命理”中的“桃花运”是根据“生辰八字”中的五行所处“长生,沐浴,冠带,临官,帝旺,衰,病,死,墓,绝,胎,养”的位置而言。如大运和流年行运到“沐浴”阶段的时候就叫“行桃花运”。在十二地支中的“子午卯酉”便是桃花,人生的“八字”也是由十天干与十二地支的组合而得来的,所以每个人都会有碰到“子午卯酉”的时候。如果这“子午卯酉”出现在人生的“八字”内的,便叫桃花入命。人生的运程(算命术语叫“大运”)每十年便行一个干支。人生的岁数运程(算命术语叫“流年”)。这两个结合起来便叫“运”(也是人们常说的运气好坏便在这里面), 在人生的“运”上遇到“桃花”(子午卯酉)的,这就叫“桃花运”。

    一追溯起来才发现,桃花的香气无物不染。这像如今好的芳名人人想起,好的商标家家想用。上古的社会生活,溢满桃的芬芳。

    再说说“人面桃花”这个词,它名气太大。

    它出自崔护写的《题都城南庄》一诗: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这首诗流传甚广,至今仍有不少人能朗朗吟诵。然而知诗者并非尽知这首诗背后的美丽故事。宋《太平广记》记载:博陵诗人崔护于清明日独游长安城南,至桃溪堡,叩门求饮,柴门之内一美貌村姑倚桃而立,令崔护销魂荡魄。第二年清明,崔护再次造访,未遇赐水村女桃小春,怅然若失,便在紧闭的柴门上题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过了几天,不死心的他又回到那个地方,这一次大门不但没深锁,还看见姑娘的父亲,姑娘的父亲伤心在告诉他说:“我女儿因为看了你写的诗,因此得了相思病,没想到竟因此而死了。”他听了之后非常难过,情不自禁抱着姑娘大哭,没想到这时姑娘却醒了过来,原来她只是昏倒而已。不久后,身体渐渐痊愈的姑娘就和读书人结成了夫妻。

    这里所说“博陵”,即今天的河北定州市。“都城南庄”即现在市里的桃溪堡。桃溪堡是一座古村,唐朝时这里风景秀丽,盛产甜桃。特别是阳春三月,落英缤纷,沿村之小溪被桃花覆盖,只见桃花不见水,故谓之桃溪。几年前一个春天,我到石家庄办事,听说离定州不到百公里远,于是拨冗赶往。适时春暖花开,桃溪堡桃花灿漫奔放,踏春赏春者络绎不绝。我随人流在桃花林徜徉,冥冥中看到崔护一袭青衫的身影,脱口吟诵他的“人面桃花”,顿即一片怅然若失起来。

    然而,面对桃花,更令人怅然愁伤的,首指陆游与他的《钗头凤》。

    我读高中的时候,就与《钗头凤》结识。它不像《水调歌头》那般,身着亮丽官服端庄正统地摆在我的语文课本上,只一身休闲服非主流派模样,但却工整地占我手抄本一页。现在回溯其得宠因缘,一定是在漫无边际的阅读里,被其浓浓的感伤和绵密的柔情电光闪石般击中我内心与生俱来的某根情弦,袅袅余音缠绕至今。

    公元1144年的一天,青年陆游如愿以偿地和他的表妹唐婉结为了夫妻。婚后,两人花前月下,吟诗作对,本应准备礼部会试的陆游,忘记了功名利禄,只求与爱妻相守,共度终生。但是,命运猝不及防地拿起封建礼教的棍棒,残忍地将他们生生打散。陆游早年丧父,母亲管教甚严,希望陆游能够在官场上有一番作为,振兴家门。而陆游却因为娶了唐婉,无心专注学业,更让陆母无法接受的是,唐婉一直未能生育,在把传宗接代视作头等大事的时代,少有人可以容忍。愤怒的陆母强逼陆游休了唐婉,再娶妻室。陆游深爱着唐婉,却无法背叛辛苦抚养他长大的母亲,在爱情和亲情之间,他选择了亲情,听母亲的话,休了唐婉。为了让他彻底断了心事,母亲又让他再娶王氏为妻,后来,生下一子一女。被休的唐婉遇到了当地士绅赵士程,赵士程对唐婉一见钟情,一心向往,不顾世俗,将她明媒正娶。

    相遇总是始料未及。数年后的一日,陆游来到沈园,遇见了昔日的爱人唐婉,与她同行的是她的丈夫赵士程。物是人非,相见真如不见。沈园相遇,往事浮上心头,陆游随手在沈园墙壁上写下一首《钗头凤》: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错已铸成,情难再续,思念无以相寄。不久,唐婉重游沈园,目睹此诗,同和一首《钗头凤》,回去后情起成疾,旋即病逝。

    几分真情陆放翁,千般愁伤《钗头凤》。

    多么痛的悔恨!一根钗头就遗泣了千年不休。沈园闲池阁边上那一地桃花,莫不就是陆游零落成冢的带血情思?平日里在枝头绽放美丽摇曳欢喜的桃花,在陆游的《钗头凤》里,却开成一朵亮眼扎心的朵儿,流溢浓郁的愁伤气息。但是,这是文学枝头上一朵永不凋零的嫣红。

    陌上春正好,春风十里桃花,道不尽个中风骚。爱花的女人们身着一袭长裙,像一只只蝴蝶在桃林里穿梭。娉婷俯仰间,笑靥如花,花如笑靥。

    花开盛世,情暖人间。愿你拥有一份美好的爱情,且专一,且长久。

 
3上一篇  下一篇4  
 
报纸广告 | 数字报广告 | 联系方式
河池日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