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红水河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搜报网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5月15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辛辣之后的 难言之痛
——小说《主任的咳嗽》赏析
□ 陆 辛
 

    上司一声咳,属下心发慌,于是便脊背发凉虚汗涔涔,于是便食不甘味坐卧不安,于是便窥测上意但求自保。小小扶贫办竟如一地鸡毛,人心惶惶。小说《主任的咳嗽》不过寥寥千余字,却惟妙惟肖地勾勒出一幅官场群小图,且直逼心灵,洞察毫厘,让人可笑得可叹,可叹得可悲,可悲得可怜。如此官品式微,世风日下,焉得不悲?这是陈昌恒发表于河池日报3月4日副刊上的小小说《主任的咳嗽》所描绘的单位日常生活图景。

    小说中的邹洪,不过区区一扶贫办主任,却能随心所欲地将属下玩弄于股掌之中,他上任伊始那声咳嗽之后的那句“三年前竟有人说我一世人当不上主任”,意在旁敲侧击试探忠诚,竟一石数鸟地使赖副、刘科、麻秘书各自在“灵魂深处爆发革命”而几近崩溃——谁说的?然后他又在感冒中接受属下的探视时,若无其事地玩了一回失忆,否认自己原先所说的那句话,令三属下面面相觑地点头附和。官场中翻云覆雨如此轻松的他,与卑微谦恭唯唯诺诺的属下形成极鲜明的对比。再加上前后呼应的咳嗽示威式的点染,一个戏台上画着豆腐干自鸣得意的白鼻小丑就那样活灵活现地端到读者面前。

    咳嗽本无戏,良匠巧为之。作者并非官场中人,倒也谙熟官道,因此信手拈来,运斧而斫,文质粗粝而棱角尽显,锋芒所向入木三分。作者不谋高标,意在传神,毅然省略一系列人物的外在描写,在外形上做减法,在心性上做加法,看似轻描淡写,却叫官场众生相跃然纸上。微型小说的真传,尽在作者从容冷静的掌握之中。

    鲁迅曾在《中国小说史略》中将这类作品称为谴责小说,充分肯定它针砭时弊的巨大作用。谴责者,批判之义也。以文学的批判唤醒公众的忧患意识,或怒目金刚式的愤懑,或冷嘲热讽式的笑骂,无非都是为了治疗社会的赘疣与心灵的痈疽,做足这份功德,善莫大焉。陈昌恒勇敢地继承了这种文学批判的传统,独运匠心,笔下《主任的咳嗽》犹如飞鸣的匕首,切中靶心。

    《主任的咳嗽》让我想起契诃夫的名篇《一个小公务员之死》,契诃夫笔下那位可怜的小公务员,因为打喷嚏不小心 ,让飞沫星子沾到将军的军装上,惶惶不可终日,直到被吓得死去。契诃夫在放大将军威严的同时,也放大了那位小公务员的恐惧。《主任的咳嗽》也如出一辙,作者在放大邹主任官威的同时,也放大了属下的惊慌。同工而异曲,十足地令人玩味。我们不妨把赖副、刘科和麻秘都看作一群套中人,在邹主任这位官僚的咳嗽所织造而成的无形套子中碌碌混事,日渐消沉,战战兢兢地演绎着灰色的人生。假如想把他们从套中解救出来,最好的办法莫如让马蜂施之一螫,激活自尊,远离卑琐亚健康心态,人模狗样地挺起胸膛做人。这大概就是作者的立意所在了。

    小说的确给人一种指天椒般的辣劲,然而辛辣过后,隐隐的心痛袭来,久久挥之不去,愿邹洪式的咳嗽一天天少下去,让清正的官风一天天多起来。

 
3上一篇  下一篇4  
 
报纸广告 | 数字报广告 | 联系方式
河池日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