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红水河论谈  
上一版3  4下一版  
     
   
     
搜报网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2月1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没有烟花爆竹 春节别样地美
□卢兆盛
 

    猪年春节,耳朵没有听到烟花爆竹尖锐的鸣叫,眼睛没有看到硝烟迷蒙的缭绕,鼻子没有嗅到火药呛人的味道,实实在在感觉到了真正的神清气爽!而这种感觉是多年来的春节所不曾有过的,内心自然十分欣喜。

    我居住的小城,向来对烟花爆竹青睐有加,但凡红白喜事、逢年过节,乃至小孩满月、高考升学、购房买车、生意开张等等,都离不开烟花爆竹,好像没有烟花爆竹的参与助兴,喜事的操办就不够到位,喜庆的氛围就不够浓厚。在这样一种情势下,小城经销烟花爆竹的店铺越来越多,居民燃放烟花爆竹的“劲头”越来越大,攀比现象越来越重——比购买烟花爆竹的品牌、档次,比燃放烟花爆竹的数量、响声,似乎都在铆着劲比,不比出个你高我低就不舒服。

    小城居民是不是真的都如此喜欢烟花爆竹呢?事实并不尽然。从了解到的情况看,绝大多数居民对过度燃放烟花爆竹非常反感,大家都清楚燃放烟花爆竹的种种弊端,也经常看到或听到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种种事故灾害。但是,反感归反感,要做到自觉抵制却很难。于是,随波逐流,竞相攀比燃放烟花爆竹就成为一种“常态”。

    其实,真正深受其害的恰恰就是小城居民自己,而其中受害最深的就是环卫工人,随时随地、过度燃放烟花爆竹给环卫工人增加的劳动量自不待言。最令人恼火的是,本地有一个顽固的陋习,那就是娶亲接新娘子的时间通常安排在凌晨四五点,人们都还沉浸在睡梦中,突然被一阵阵猛烈的爆竹声炸醒;有时候,正开着的会议,不得不因骤然响起的爆竹声而中断……

    说实话,成家后,我一直对烟花爆竹保持着很远的距离,一般情况下,家里如有喜事,尽量不让烟花爆竹加入。十年前入住的这个小区,燃放烟花爆竹的阵势比其他小区更甚更烈,尤其是每年除夕之夜零点后好长一段时间,整个小区都遭到烟花爆竹的狂轰滥炸。或许是出于情绪发泄,苦不堪言的我,有几年的除夕居然也点燃了爆竹,尽管购买的爆竹最便宜、最短、最不响亮,但毕竟也成了制造噪音、烟雾队伍的一员,事后也常常后悔、自责,渴望着、梦想着小城尽快出台禁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以遏制愈演愈烈的燃放烟花爆竹的趋势。

    2018年接近尾声的时候,梦想终于变成现实。一纸禁放烟花爆竹的政府文告出现在小城的每个小区,宣告从2019年第一天起,全城禁放烟花爆竹。这也就意味着,猪年辞旧迎新之际,烟花爆竹将开始退出历史的舞台。

    猪年春节,小城因了烟花爆竹的缺席而变得安静多了,但,年味依然浓烈,喜庆的氛围依然厚重。这,就足够了!

    但愿,这是一种旧习俗的诀别,更是一种新风尚的开始。

 
3上一篇  下一篇4  
 
报纸广告 | 数字报广告 | 联系方式
河池日报社 版权所有